第91章 正文完結

    

心跳加速,差點就要誤以為厲承澤的這句“喜歡”是說給他的。厲承澤聽電話那頭半晌沒有聲音,腦海中已經浮現尹鉞無措羞澀的樣子,他恨不得現在就回去把人狠狠欺負一頓。他問:“地點定在哪兒?”“紅頂屋。”“嗯,早點回來。”掛了電話,接到顧行舟的電話,說難得休息,要組個局。厲承澤點開顧行舟發來的地址看了一眼,這麽巧?他調回幾個好友的小群,發了一條訊息:今晚我做東。然後不理顧行舟在群裏口嫌體正直的叫嚷退出對話方塊,...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

第91章 正文完結

顧行舟他們回國的這一天,幾個朋友不約而同的聚到機場。

林安皺眉看著喬樂桃:“你怎麽在這裏,有你什麽事兒嗎?”

喬樂桃全副武裝,隻露出一雙眼睛卻氣勢不減,理直氣壯地說:“怎麽就沒我事兒了,我為這倆打下的江山提供了重要的情報,怎麽也算個功臣謀士!”

“你可真能往自己臉上貼金。”林安嗤笑,“你難道不是為了蹭流量?安排了幾組狗仔?全網通告準備好了吧?”

“林大設計有這心機,難怪在短短的一年內躍升成為新貴!”

“那我也是憑手藝吃飯的,不像有的人……”

林安的目光狠狠刺痛了喬樂桃,氣得他耳朵都紅了。

“你以為我願意?!”喬樂桃聲音有些哽咽,雙手緊握成拳,眼眶都紅了,“你沒有走過我的路就沒資格嘲笑我!尹鉞他雖然利用我,但他是唯一一個不嫌棄我的,我今天難得有空,想跟朋友玩會兒怎麽了?”

見他哭了,林安愣了一下,手足無措起來。

他求救的看向尹鉞,尹鉞立刻就把視線調轉開了。

林安:“……”

很好,不愧是他最好的朋友!!

“我、我也不是嘲笑你……”林安說,“對不起,我不該這麽說。”

他道歉得這麽幹脆,喬樂桃又覺得不好意思了,悶悶的說了句“沒關係”。

航班的播報聲打破了尷尬的氣氛。

司冉忽然緊張起來,問宋嘉寧:“我們要不要往裏走一點,陳先生腿腳不便,不知道顧行舟需不需要幫忙?”

一行人注視著出口,隨著出來的人越來越多,大家的心情也都緊張起來。

“這人都走完了,怎麽還沒來?”喬樂桃也嘀咕。

尹鉞側頭看向厲承澤,見他氣定神閑,嘴角藏著淺淺的笑。

“他們不在這次航班?”尹鉞問。

那邊司冉已經很著急了,催著宋嘉寧:“該不是跌倒了吧?快給他打個電話。”

“別著急,再不行還有機場的工作人員呢。”宋嘉寧低聲安慰。

又等了一會兒,這次航班的人都已經出來了,還是沒看見顧行舟他們的身影。

連尹鉞都沉不住氣了,問:“我們搞錯航班了嗎?”

厲承澤看了眼時間,對焦心的衆人說:“走吧。”

說完勾住尹鉞的肩膀,留下一臉懵的大家,先走了。

“什麽意思?沒來?”喬樂桃比誰都懵,問林安,“你們接機事先不聯係?”

林安這會兒對他還有點兒愧疚,態度還算好:“不知道,沒事兒的。”

喬樂桃看看其他人,都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,不禁有些納悶——這群人是不是閑著沒事做來機場一日遊?

“那我們現在去哪兒?”喬樂桃不死心的問。

林安:“不知道。”

喬樂桃無語至極:“都不問問?!”

“你很忙嗎?那你先回去。”

喬樂桃:“……”

雖說現在講究鬆弛感,這些人會不會太鬆了?

厲承澤帶著一群明明不知道接下來要去幹什麽,但人人都迷之自信的人出了候機大廳。

期間喬樂桃有無數次想開口問,但最終都憋回去了。

門外停了四輛黑色的車,統一的型號和明顯一個係列的車牌賺足了好奇的目光。

大家正準備上車,突然從旁邊跳出來一個人:“哈!!我在這裏!你們沒想到吧!”

顧行舟洋洋得意,然後在大家平靜無波的視線中,笑容逐漸凝固,最後惱羞成怒:“你們幹什麽?!不驚喜嗎?”

厲承澤:“上車吧。”

衆人上車,除了喬樂桃。

作為一個剛剛試圖接觸這個小圈子的萌新,他懵且同情顧行舟。

“我們在那邊等到沒人了才過來的,可能……他們……或許是等了太久,有點不開心。”

喬樂桃試圖做個緩沖,不要把事情鬧得那麽僵。

“我沒騙你,司冉和尹總都很擔心你們出了意外,還說要聯係機場的工作人員呢。”

顧行舟盯著他看了一會兒,問:“你誰啊?”

“……”喬樂桃一瞬間覺得自己他媽的就是個多餘的。

陳永慕推著行李走過來,對羞憤欲怒的喬樂桃說:“別管他們,能麻煩你幫我把箱子放進後備箱嗎?”

喬樂桃一個大明星,平時哪兒用得著他動手搬行李,更何況這裏還有司機兼保鏢呢。

但是現在,他恨不得再來一堆行李箱,好把他從這種尷尬致死的氣氛裏拯救出來。

等他開始搬行李箱的時候,那群人又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了,圍著顧行舟說著說那的,彷彿剛才的事情都沒發生。

喬樂桃:“……”

*他媽的!

他真的是熱臉貼冷屁股!

喬樂桃放下東西轉身就走,剛邁開步子,顧行舟反手薅住他:“幹什麽去?正討論要不要去你家聚一聚呢。”

“我家?”喬樂桃一臉“你們都瘋了”的表情。

厲承澤說:“就這麽定了。”

“定什麽定?我同意了嗎?!”喬樂桃瞪大了眼睛,“我是個明星,你們這麽多人去我家,想過會給我帶來多大的麻煩了嗎?”

然而司冉已經和林安盤算著要吃火鍋還是燒烤,尹鉞和顧行舟在聊在國外的生活,厲承澤、宋嘉寧在和陳永慕聊身體恢複的事情並沒有人在意他的意見。

喬樂桃的罵聲都到了嘴邊又嚥了回去,忽然笑了一下,“一群神經病!”

*

去喬樂桃家聚餐的計劃就這麽莫名其妙的訂下來了,因為天氣冷,最後決定吃火鍋。

等他們從機場去到喬樂桃家時,食材已經都送來了。

喬樂桃看著堆在廚房小山一樣的食材,聲音都提高了八度:“你們是大象嗎,吃這麽多?!筍的殼都沒拆,大熊貓啊?”

宋嘉寧捲袖子,主動承擔了處理食材的任務。

厲承澤有個臨時的會議,理直氣壯的霸占了電腦和書房。

其他的人很閑,就商量著找點事兒做。

司冉說:“打牌?”

“五個人,能玩什麽?”

陳永慕主動退出,說:“我去廚房幫宋先生。”

“來吧來吧四個人剛好。”顧行舟張羅著坐下。

四人坐下之後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林安:“牌呢,拿出來。”

喬樂桃:“我哪兒有時間打牌?!我以為你們自帶。”

“靠!沒牌玩個屁啊!”顧行舟罵道,“你去買!”

喬樂桃:“抱歉,我出門不方便。”

“叫司機去買。”顧行舟說。

尹鉞站起身,“我去,樓下就有小超市。”

他去超市買了牌,又買了一堆飲料和零食,回到家時那三個人不知道因為什麽又吵成一團。

主要是顧行舟和喬樂桃在吵,司冉和林安在一旁火上澆油。

“那麽多電影,你非看我的做什麽?”

喬樂桃把遙控器死死的抱在懷裏,顧行舟從身後抱著他饒癢癢。

“你想好了啊,這裏的人隨便一個都能做你的投資人,這麽大好的機會你真的要放棄嗎?”

“滾吧你!”

“小冉你幫我抓著他的胳膊!”

司冉笑著撲上去,把喬樂桃壓在了沙發上。

顧行舟趁機搶過遙控器,在喬樂桃的罵聲中挑選了一部他最早期的電影。

等音樂響起來時,喬樂桃滿臉通紅,掙脫司冉之後把腦袋捂在枕頭下。

“你要用於麵對自己,每一次經歷都是最好的安排。”顧行舟道。

“滾!”

林安拿過尹鉞買的零食分給大家,三個人也不打牌了,坐在沙發前邊吃零食邊看喬樂桃的電影,身後是尷尬得腳指頭抓地的喬樂桃。

林安拍了拍喬樂桃:“真的不一起看嗎?你挺上鏡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司冉:“拍的很好啊,劇情老套了一點,哈哈哈哈摔倒一定要掉進懷裏的橋段怎麽還在有啊?”

顧行舟則是對場景一頓吐槽:“哪個霸總這麽閑?每天不幹事兒光忙著戀愛啊?還煮飯,笑死,會泡方便麪都不錯了。”

司冉反駁:“宋嘉寧就會煮飯!”

“你家那個是例外。”顧行舟往廚房看了一眼,“別人家霸總沒他這麽閑。”

司冉還想反駁,但是回想自己的alpha平時鹹魚的作息時間,又默默把話嚥了回去。

畢竟這兒有個真霸總在書房勤勤懇懇的加班開會呢。

他們邊吃零食邊討論劇情,喬樂桃不知道是麻木還是徹底擺爛,悶了一會兒後加入了他們的隊伍。

吃最多的零食,喝熱量最高的飲料。

一部電影看了一半,火鍋上桌,幾人又轉移了陣地。

尹鉞說:“你們先吃,我去叫他。”

他走到書房門前,輕輕旋轉把手,把門開啟一小條縫往裏看。

會議應該已經結束了,厲承澤枕在椅背上,手臂搭在額頭上,似乎在思考什麽。

厲承澤聽到動靜轉頭回來,對他招了招手。

“不舒服嗎?”尹鉞走近後問。

厲承澤拉過他的手,吻了吻,說:“沒有,在想事情。外麵好了嗎?”

“他們開始吃了,要不要給你做些別的?”

厲承澤不喜歡火鍋,尹鉞不好麻煩宋嘉寧,打算自己去給他做點別的吃的。

厲承澤搖搖頭,微微用力,將他拉到腿上坐著,捏著他的下巴跟他接吻。

“喂!!!”

門外忽然傳來喬樂桃的怒吼。

“書房裏麵的兩個在幹什麽??不準在我家裏打、炮!!!”

厲承澤和尹鉞相視,淺淺一笑。

“走吧。”他拉著尹鉞,推開門走了出去。員而心生怨恨,想借機炸死尹鉞他們。主謀已死,這件事再查下去也沒有更大的意義。可尹鉞知道,事情沒有這麽簡單。萬籟寂靜,他站在鏡子前解開了襯衣式睡衣的紐扣,左右看看又連忙扣上。就這麽反反複複猶豫了好久,直到聽見浴室的水聲停止了,才飛快的解開幾粒釦子,鑽進被窩躲起來。厲承澤洗了澡,吹幹頭發走過來,輕車熟路的把人從被窩裏挖出來抱在懷裏。又像之前無數次那樣,低頭親吻他的眉心,這一次,餘光卻瞥見一片滑膩白皙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