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三十三 作品

第八十八章 終章

    

法知道,就記得陶沐臣,因為他好看還是因為他名氣最大?奚齊覺得,可能因為陶沐臣正好是他前麵那一任。但是他現在已經不會難過了,生活總得好好過下去,離開李赫延,他靠自己也能闖出一片天地。第二天,奚齊給X市的房東打了電話,聯係中介把房子掛了出去,準備轉給下一個租客,然後收拾為數不多的行李去了郵件裏指定的地點。剛進門就遇到了熟人,那個抖X平臺的男主播,162在這裏似乎也沒別的認識的,見到他高興壞了,要是有尾...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

第八十八章 終章

李赫延開車過來接上了奚齊,要帶他回買在近郊的別墅區。奚齊靠在副駕駛的窗邊,黑眼睛裏倒映著路邊的燈火。

“哥,我想回宿舍住。”汽車即將拐出這條街時,奚齊開口。

對李赫延,他陷入了一種糾結的情緒,既依戀他的好,又總是記起他對自己的壞。陪他一起睡木板床的李赫延,看不起他處處防備著他的李赫延,大年夜發瘋跑去北方農村找他的李赫延,把他帶去荒淫派對然後又把他趕出家門的李赫延,他們怎麽能是同一個人呢,為什麽偏偏是同一個人。

人怎麽可以這麽矛盾。

“你那宿舍又破又小,乖,聽——”李赫延習慣性想要他聽自己的,話說到一半,記起教訓了,改口,“也行,哥陪你一起回去。”

那宿舍一室一廳,套內麵積六十多平,對奚齊一個人來說足夠寬敞,但倘若住進兩個人,就顯得有些狹窄了。

回了宿舍,奚齊洗完澡,擦著頭發從浴室出來,走到臥室門口時,想起在陸巽家裏拿到的那個球,於是又從衣服口袋裏掏出來,舉過額頭仔細地看著,覺得神奇,又忍不住去想:我該和他提一個什麽樣的願望呢?

拿一大筆錢?要做超級巨星?

真的能實現嗎?

李赫延已經洗完澡,沒帶合適的衣服,隻穿了條短褲圍著浴巾坐在狹小的客廳裏,那沙發是淘寶買的出租屋神器,什麽都好就是小得可憐,他那塊頭一坐上去,顯得更加可憐巴巴。

“寶寶,你在看什麽?過來,給哥看看。”他靠在沙發上,勾了勾下巴,其一隻胳膊朝奚齊的方向看似隨意地搭在靠背上,飽滿的胸肌、腹肌因為多日臥床線條消減不少,卻依然性感,右肩上的紗布還沒拆,奚齊不知道他究竟傷到了什麽程度,但是顯然不影響他繼續散發魅力。

奚齊轉身走進臥室,拉起門,隻探出一個腦袋,說:“不告訴你,你睡外麵,我怕你又騷擾我。”

然後啪地一聲合上了門。

李赫延分明地聽到了落鎖的聲音,難以置信自己的吸引力不起作用了,幾秒鐘後,更現實的問題擺在眼前:客廳裏沒有被褥。

他隻好去敲奚齊的門:“寶寶,外麵沒地方睡啊寶寶,開開門。”

“我哪兒騷擾你了,這麽多年不都這麽過來的,你哪兒學的這麽多亂七八糟的理論,我就親親你抱抱你。”

“寶寶……”

“你好歹給條被子啊。”

……

李赫延是特地來Y市陪他的,隻在客廳住了兩天,第三天就被他大姐召回X市幹活了。花花公子的另一麵是個工作狂,不然從前也不會把情人當成保鏢安置在身邊,自從李馥鳶退居二線,李赫延被迫迅速成長起來。

而大少爺到集團掌門人的這段成長期,恰好也是奚齊的十八歲到二十三歲。李赫延臨走前站在狹小的玄關處,對奚齊說:“寶寶,我遇到你的時候,也隻有二十七歲,剛從學校裏走出來不過三年,當然這不是傷害你的藉口。你到我身邊的時候年紀太小了,我也不是一個合格的家長,和你一樣我也在學習做一個合格的成年人、公司管理者……以及愛人,所以你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,我愛你,寶寶,我想做你哥,從你的十八歲到八十八歲、一百零八歲。”

奚齊吸了吸鼻子,假裝不在意:“我對土味情話過敏,再見。”

過了一會兒,李赫延要關上門了,他又說了一句:“下週見。”

回X市前一天,奚齊出席了上午的開庭。王正祥的案子隻是這一係列案件中的一樁,上層政治鬥爭,他的靠山被競爭對手抓住了把柄,樹倒猢猻散,昔日輝煌一朝夷為平地。奚齊得知他們一行人一共四個,帶著三個小孩逃到邊境縣城,想要翻過十萬大山逃到鄰國,中途黑衣年輕人反悔想要回來投案自首,王正祥早年因為跨國人口買賣和鄰國地頭蛇有恩怨,知道僥幸逃過去也要吃苦頭,也想回來自首,但是自首前想搞死奚齊報仇。另外兩個人堅持要跨境逃亡,於是四人便分道揚鑣,其他兩人帶著三個孩子作投名狀繼續穿越大山,逃亡另一個國度。

警察找到他們的時候,已經是三天後,其中一個孩子因為發燒被遺棄在路上,差點脫水沒命,幸虧救援及時被帶了回來。

上午結束庭審,離下午慶功宴還早,奚齊先去了一趟公司,楊喆說陸巽在接待客人。

奚齊剛想說我不是來找他的,陸巽的秘書就從電梯裏下來,見到他,高興地招招手:“小溪,你姐今天過來,陸總讓你上去呢。”

“我沒有姐姐啊。”他納悶,但是已經被秘書拉著進了電梯。

陸巽辦公室裏除了他本人,還坐著兩個中年婦女,打扮簡單,氣質卻不俗,不像是有錢太太,而是常年身居高位的職業女性。

坐在他左手邊那位輪廓深邃,滿頭花白頭發做了卷發造型,穿著一身真絲黑裙,頗有些生人勿近的氣場。奚齊第一眼看見她就覺得眼熟,想了一會兒,想起來她長得像誰了,像陸巽家裏那位混血大帥哥,除了性別和年齡兩人幾乎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。

右手邊那位的身份就不太好猜了,短發,長褲,氣質和打扮一樣幹練,就是瞧人的時候透著股高高在上的勁兒。

陸巽介紹:“李總,媽,這是奚齊,小溪,這位是星海的大股東,南總,還有這位——”

他拖長了尾音,似乎是拿不定主意要不要介紹。他不知道李馥鳶和奚齊有沒有見過麵。

李馥鳶輕輕拍了下身邊空出的位置:“小溪,過來。”

陸巽笑道:“這是你姐姐,就不用我介紹了。”

奚齊被這人物關係沖昏了頭腦,暈暈乎乎地就聽聽話地坐了過去,聽他們繼續談笑風生,聽了一會兒,他感覺好像在談自己的合同。

李馥鳶今年六十有餘,比李赫延的媽媽年紀還大,和平民嫁入豪門的貴太太李媽媽不同,她是真正的豪門千金,從小被當成繼承人培養,幾十年來身居高位,與黑白兩道高層多有來往,將家族産業經營擴大至今,任誰見了她都得給幾分顏麵。

她說話間一直握著奚齊的手,放在大腿上,說到動情處會笑著輕輕拍打他的手背,沒有曖昧,隻有長輩的親昵。她比奚齊大了將近四十歲,奚齊方纔聽到秘書說他姐姐,還以為說的是徐苒或者林慧,完全沒想到是她。

“小溪,聽說你不想做藝人了?”李馥鳶道。

奚齊剛才完全沒在聽他們說話,聞言回過神來,點點頭道:“也可以這麽說吧,我覺得做藝人不是長遠的規劃,不想犧牲**賺錢。”

“新鮮,”南韻如道,“你想做什麽呢?”

“我想……”奚齊擡起頭,發現在座的三個人好奇的模樣好像家裏大人問小孩長大後想做什麽。

“呃,”不知怎麽的,他覺得有點羞恥,猶豫再三後開口,“我有個朋友,開公司的,和網際網路經濟有關的,他想轉型做內容,就是類似於時長比較短的情景劇、小節目之類的,我們研究了之後覺得比較有前景,我想和他一起試試。”

南韻如微笑道:“有趣。”

陸巽稱贊:“有想法。”

李馥鳶得意地替他謙虛:“哪裏哪裏,年輕人就該多嘗試。”

奚齊麵紅耳赤,羞得恨不得找的地洞鑽進去。

離開的時候,陸巽和他說:“創業和演戲,其實不沖突,做演員的這段經歷其實有利於你要做的行業,今天晚上慶功宴吧,你去了之後再決定也不遲。”

晚上,原定的餐廳蹲點的粉絲和狗仔太多,地點臨時換到了一傢俬密性比較強的會所內部,奚齊不會開車也沒車,周宥謙過來接的他。

“你把車開來Y市了?”奚齊說著,想要拉開副駕駛的門。

周宥謙咳了一聲,還沒來及得提醒他,門已經被拉開了,林楚恒穿著一身簡單的黑黑褲黑襯衫,坐在副駕冷臉看著他,說:“是我的車。”

奚齊尷尬地坐到後排去了。

慶功宴上,袁維文宣佈了一個大訊息。

《大梁王朝》第二部 ,宣佈立項。

奚齊當場呆住,手裏吃飯的筷子丁零當啷掉在了盤子上。

林慧坐在他身邊,伸手攬住他的肩,笑道:“第一部 柳夫人扛劇情,第二部輪到霍雲起挑大梁了,小溪啊,這就是傳承。”

奚齊忘記了自己笑沒笑,反正就僵在這個表情了,愣愣地看著袁維文。

袁維文道:“我希望原班人馬,再續輝煌!”

原班人馬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第一部 衆星雲集,就連一個戲份不多的女配霓裳都是當紅流量小花古日娜出演,更別說那麽多老戲骨,好在劇情線都在柳夫人身上,林慧足夠挑大梁。可是第二部景和之亂,霍雲起是當之無愧的大男主,給林慧作配和給奚齊作配,那肯定是不一樣的。

別說老戲骨們,就說林楚恒願不願意,他拿過影帝,演過多部大製作男主,主演電影票房加起來幾十億,且是當今最紅的流量之一,答案顯而易見。

宴會在一片喜悅中接近尾聲,奚齊藉口出去上廁所,去衛生間洗了把臉,看見鏡子裏的臉,已經褪去了青澀,逐漸長成成熟男人。

他從那張臉上看到了什麽,忐忑,期待,高興,害怕……

什麽都有。

有人從廁所隔間內出來,路過他身後時,狠狠地撞了一下他的肩。

奚齊頭也沒回,立刻向後伸手把他扯到自己身邊,轉身一把將他按在牆上。

年齡的增長似乎對陶沐臣的影響不大,他今年應該比林楚恒還大一歲,卻依舊漂亮,清俊,雌雄莫辨。李赫延過往情史不論,歷任情人的相貌倒是無可挑剔。

隻是這張臉看著憔悴、慘白,即使化過了淡妝,依然遮不住淡淡的黑眼圈,奚齊低頭的時候還發現他領子底下藏著鞭傷。

陶沐臣道:“你春風得意,想在我麵前炫耀嗎?你想看看我多有慘嗎?他倒臺了,鋃鐺入獄了,我的一切都沒了,隻能茍且偷生,現在你看到了吧,就是這樣。”

奚齊覺得好笑:“我為什麽要看你多慘,我和你又沒仇沒怨的。”

陶沐臣:“你是贏家,我願賭服輸。”

奚齊聽不懂他說什麽,道:“我覺得你應該感謝我,雖然我隻是想把王正祥弄進去,至於其他的,這些大人物我見都見不著。”

陶沐臣紅著眼睛盯著他。

奚齊想要擺個酷點的造型,學著李赫延裝逼的樣子單手撐在牆上,道:“你應該感謝我,因為你現在自由了,有錢又有顏,還要什麽自行車。”

沒想到他這個腦迴路,陶沐臣都無語凝噎了。

奚齊摸摸他的頭,道:“想開點,人生又不是隻有一條路。”說完,瀟灑離去。

陶沐臣慢慢從牆上撐起身體,恍然覺得奚齊在某些時刻,特別像李赫延。

慶功宴結束後,袁維文通過《大梁王朝》官博發布了第二部 啓動的訊息,網路上一片歡天喜地的同時,擔心無法湊齊原班人馬。

三十分鐘後,林楚恒工作室轉發了微博:期待與柳重顏的第二次見麵。

這下不僅是驚喜,簡直是驚天大爆炸,林楚恒的粉絲一晚上沒睡,哀嚎一片。

給林慧作配也就算了,畢竟是老藝術家,但是繼續演第二部 的柳重顏,那可就是踏踏實實給奚齊作配了,他們想破腦袋也想不出林楚恒究竟是怎麽想的,差點就要接受CPF的歪理:林楚恒為愛作配,奚齊林楚恒SZD!

淩晨三點,奚齊下了飛機纔看到林楚恒給他發的訊息。

“還你的人情。”

他想了想什麽人情,好一會兒,纔想起來是那部電影,接觸了大半年都快定下來了,臨開機換了林楚恒。

接下來的兩個月時間裏,奚齊在X市和Y市兩頭跑,《大梁王朝第二部 》年底進組,大量準備工作要做,他和周宥謙的公司在籌備階段,註冊、辦執照、租攝影棚、組建團隊,還報了個班學影視製作,忙得團團轉,幸好公司有王樂雲主持大局,周宥謙負責業務運營,他負責談合作、在外跑業務。

等到所有的事情塵埃落定,暫告一段落時,已經是兩個月後了。

李赫延說要給奚齊一個驚喜,給了他一個地址。奚齊下飛機就開車直奔他說的地址。

奚齊的駕照剛下來就買了輛車,跟周宥謙的電車一個牌子,李赫延嗤之以鼻,說隻有網際網路公司的老闆開電動車。

到了目的地,奚齊發現是一家新開的拳館,占了市中心高檔商場的整整兩層。

李赫延已經穿戴好了拳套裝備站在中央的擂臺上,場館內除了他空無一人,見到奚齊,他舉起拳套,左右手對著擊了一下,沖他挑了挑下巴,道:“你以前參加過的那個麵向貧困兒童的搏擊類慈善專案會重啓,我們內部開會討論了很多次,我覺得專案失敗的原因是孩子們需要的不是搏擊,而是一條出路。所以這一次,我計劃除了慈善專案之外,在全國開設拳館,優先招募專案培訓出來的人員,建立青訓營和係列賽事,把格鬥産業做起來。喜歡這個拳館嗎?送給你的禮物,紀念你回到我身邊。我覺得這裏的第一場比賽應該由我和你來完成,來嗎?自己穿護具。”

奚齊走到一邊,咬著拳擊繃帶的一頭給自己全部穿戴好,脫了鞋,脫掉外套、上衣,翻上擂臺,看著李赫延右肩上三指寬的猙獰傷疤,沉聲道:“來。”

“三,二,一”

搏擊賽開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

大結局啦,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,希望大家可以給我長評,因為我也不收集頭銜,一直在想鹹魚要怎麽用,所以每條長評都會收到二十鹹魚打賞。下一本殿下的秘密,期間會休息一段時間,整理下大綱,攢點靈感。歡迎提前收藏~

小溪和老李的故事沒有結束,我寫了好多關於他倆的小段子、平行世界的故事,後麵也會更新番外,感謝大家一路相伴,第二本長篇完結。。不過,收到朋友的邀請還是讓他無比愉悅。坐上飛機,靠在小小的窗邊看著曠闊無邊的機場跑道上起起落落的其他飛機,他心想,我沒有落單,我也是回家過年的人。“哢嚓——”奚齊聽到了幾不可聞的一聲熟悉輕響,下意識擡起頭,看見一個女生舉著手機站在過道處。他們坐的位置的頭等艙,後排乘客都不可避免在此通過,女生什麽也沒說,收起手機氣定神閑地跟著其他乘客排隊走到了後麵經濟艙。坐在他邊上的周宥謙反應很快,胳膊肘推了推奚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