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色月霽 作品

第128章 全員重生,寵愛幼年雲桑(3)

    

。“林娉婷收到親子報告了,她去找李天華對峙,沒想到李天華倒打一耙,誣陷她是不是18年前做了對不起他的事。”光團跟雲桑說著最新進展,同時螢幕上還實時播放了這一幕——“林娉婷!18年前你是不是做對不起我的事了?為什麽我會收到一份永鴻不是我孩子的親子鑒定報告!”李天華氣得臉色通紅,其實這氣是對初戀的,但初戀已經死去十年,他隻能藉此宣洩自己的憤怒。“?”林娉婷都懵了,林永鴻也不是李天華的孩子?“你自己看!...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

第128章 全員重生,寵愛幼年雲桑(3)

他小心翼翼地,時刻觀察白瑩的表情,他不想讓白瑩討厭他。

而白瑩顫了顫睫毛,自然應道:“好,我讓人給你買。”

之前雲桑回來的時候已經成年了,也從未表達過對甜品的喜好,白瑩這是第一次知道雲桑喜歡吃泡芙。

於是她急忙讓人去買,等待途中,和雲桑一起逗了逗另一個泡芙,既然雲桑給布偶起了名字,那他之後就叫泡芙了。

雲桑的學籍也轉了過來,這一次,雲家迅速公佈了雲桑的身份,在學校沒人敢欺負他,就這樣過去五年,在雲家的細心照顧下,雲桑比前世活潑了很多。

這天,雲桑回到家就看到客廳坐著一人,十七八歲的模樣,對方五官俊朗,樣貌竟讓他覺得有些熟悉。

二人對視,他在對方眼中看到了很多情緒,最後又化成虛無,他站起身,朝他笑道:“小桑,我叫秦宥。”

這一次沒有了被綁架的事,雲桑自然還不認識他,秦宥作著自我介紹,如今他已掌管秦家,終於可以來見雲桑了。

“你好。”雲桑禮貌點頭,白瑩向他解釋:“秦宥是來給你補習的。”

前幾天雲桑被挑中去參加全國競賽,雖然他的成績一向拔尖,但參加這種全國性比賽,還是第一次,不免有些緊張。

“秦宥是前幾屆的冠軍,和我們家也有些來往,聽到你要參加比賽,便主動來說要輔導你了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

雲桑點頭,仰頭看向秦宥,秦宥比他高出不少,看起來快一米九了。

想了想,雲桑乖乖喊道:“那就麻煩秦宥哥哥了。”

“……”再次聽到這個稱呼,秦宥的心一跳,隻是目前雲桑隻有13歲,他也生不出什麽其他想法。

隻是彎腰和雲桑平視:“不用客氣。”

二人上樓輔導功課去了,另一邊的王珍也終於出獄。

她回到家,卻發現家裏一團亂麻,雲繆奶奶死了,家裏隻有雲繆一個人。

因為沒人管教,雲繆成了十裏八鄉出了名的小混混,早早輟了學,成天做些偷雞摸狗的事情。

她回到家的那天,家裏值錢的東西都被賣了,到處也是髒兮兮的,好不容易收拾好,雲繆又帶了一大群的狐朋狗友,好幾個少年玩到深夜,吵得王珍根本睡不著覺。

她起身來到雲繆麵前,顧念對方是她的親兒子,再者雲繆和她一樣高了,沒敢打罵,隻輕輕說道:“阿繆,你們還不休息嗎?現在已經很晚了。”

“滾滾滾,看你就煩。你有什麽資格管我?還真當你是我媽呢。”雲繆滿臉的不耐,他把王珍推開,“快滾,小心我打你。”

“……”王珍動了動唇,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兒子,突然想到雲桑,之前雲桑在她身邊的時候,最是聽話,讓他做什麽,雲桑都會照做…

她心情複雜,看著雲繆滿臉的不耐,轉身離開。身後的動靜更大了,沒有人在意她說的話。

第二天,王珍起來看到滿地的狼藉,雲繆睡在大廳,這些年他曬黑了很多,眉眼間和她的相像淡去不少。

她給他蓋了一層薄被,之後默默收拾,終於收拾好時,雲繆也醒了。

他皺緊眉頭,眸中滿是不滿,他討厭王珍,討厭對方把他生下來過苦日子,若不曾嘗過雲家的生活,他也不會這麽恨。

越想越生氣,他掏出一根煙,點燃,透過煙霧看向王珍:“家裏沒錢了,你想辦法弄點給我。”

“…我剛出獄,去哪弄錢給你?”

“那我不管,你既然把我生下來了,就得負責我的生活。”

“去洗盤子,掃大街,做保姆,你自己看著辦。每個人給我五千塊,不然我就去告你,我現在可還沒成年呢。”

“……”王珍氣得渾身發抖,不敢相信麵前這個人是她的親生兒子,她愈發想念雲桑…

當初因為對方不是她的孩子,她對雲桑很是苛刻,不曾想,她親生孩子竟是雲繆這樣的人!

她想一走了之,卻被雲繆威脅:“你永遠也別想擺脫我,我現在這樣,都是你害的!難道你還想回到監獄去嗎?”

王珍沒有辦法,她找了份洗碗的工作,每天幹到淩晨,回到家還要收拾殘局。雲繆把她當成了取款機,每天都在要錢,不給的話就把家裏的東西砸得稀巴爛…

王珍哭的次數越來越多了,她後悔極了,每每深夜,她忍不住去想:要是當初沒有把兩個孩子調換,雲繆在她身邊長大,是不是就不會這樣了?

她不會因此坐牢,和雲繆的關係肯定也比今天好千倍萬倍!

當初的一個決定,讓她過上了現在這種生活,簡直是偷雞不成蝕把米!

與之相比,雲家其樂融融,秦宥每天都會來雲家一趟,輔導雲桑的功課,有時候時間晚了,還會在雲家住上一晚。

在日夜相處中,雲桑秦宥的關係愈發親近,但秦宥始終保持了一份距離,畢竟現在的雲桑還小。

很快,雲桑競賽的名次出來了,他取得了第一名,當晚,幾人在雲家慶祝。

白瑩率先道:“恭喜小桑在此次的競賽中取得第一,小桑,你太棒了!”

“小桑,爸爸媽媽為你感到驕傲!”雲敬跟著說道。

“小桑,恭喜。我給你準備了慶祝禮物。”說著,他拿出一個項鏈,正是之前和雲桑定情那天,他送雲桑的戒指項鏈。

他起身給雲桑戴好,之後坐回座位,雲敬白瑩看著這一幕,沒說什麽。

他們也給雲桑準備了禮物,收到好幾份禮物,雲桑笑得開心:“謝謝爸爸媽媽。”

“謝謝秦宥哥哥。”

“不用謝。”

飯後,秦宥跟著雲桑上樓,很快發現,今天的雲桑有點不對。

雲桑的視線時不時瞄過他,好像有話和他說。

“小桑,你想說什麽?”他直接問出了聲。

“那個…”

雲桑抿了抿唇:“競賽結束了,你之後還會輔導我做作業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