諸事皆蕪 作品

第205章

    

員們都處的不錯,自然對這些嬸子有些擔心,不由的追問了一些。幾位嬸子家的子侄對於她們臥床的事,雖然有些擔心,但卻並沒有況葉想象的那麽著急。隻其中的原由,說起來也是無奈。其實隊裏上了年紀的婦女,幾乎是每一位每年都會臥床那麽幾天。當地人都稱呼為寒病,這幾天幾乎起身都困難,需要好好休息。不過隻要休息好,加上家人好好照顧,出現病危的情況倒是很少。家裏人也都有一定的經驗,雖然擔心也隻能讓她們好好休息。聽到這況...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

第205章

在擔任這些工作的同時, 況葉還兼任檢驗科技術員。

究其原因,主要是鐵城製藥廠這方麵的專業人員比較少,廠裏還有一個部門,是新産品實驗室。

這裏聚集了廠裏大部分專業人員, 這裏的技術員工, 平時除了本職的工作, 也兼任這檢驗科的工作。

況葉這麽一個專業對口的畢業生, 到廠的時候, 其實就被實驗室和檢驗科的負責人盯上了。

本來廠裏給的研發新品的任務就比較重,卻還要花費時間做檢驗科的工作, 實驗室的負責人希望把這部分工作交出一部分出去,對他們本職工作有利。

而檢驗科則是相當的確認,自然願意增添人手。

況葉之前半年,在各個車間流轉,除了熟悉流程, 也表現出他這個專業該有的能力。

兩位負責人,對他考察一番後,確認了是能幹活的人,就找到楊廠長這邊要人。

原本打算直接把人拉進實驗室或者檢驗科,但楊廠長這邊卻不想放人。

今年廠裏就來了兩個大學生, 工作能力都不錯,特別是況葉這邊,這半年來專業能力不僅沒話說, 就是人情交往方麵也沒有什麽缺陷。

半年來,廠裏的車間負責人就沒有說他不好的。

到車間的時候, 眼裏有活,哪怕是一線的工作也幹得不比老員工差。

如此能力, 楊廠長這邊自然願意重點培養。要是真的去了純技術崗,技術方麵的成果還說不準呢。

但兩位負責人,也不想錯過一個勞力,隻能退一步,讓況葉兼任檢驗科的一部分工作。

就這樣,況葉一天幾乎忙得飛起。

檢驗科的工作本身就屬於質量管理的範疇,負責的工作相當的繁重。

檢驗科是重開的,鐵城製藥廠其實在十年運動之前有這個部門,但隨著時局的變化,檢驗科的人員大部分被下放,這個部門也就廢弛。

之前重開,組建人員就是一件麻煩事。

所以工作大都由實驗室那邊擔任。

檢驗科這邊除了理化鑒定這一項工作,就足以讓人忙昏頭。廠裏的原材料進廠檢驗、半成品檢驗、成品出廠檢驗,這些都有檢驗科這邊負責。

看似隻有三個環節的流程,但鐵城製藥廠生産的藥品種類有近百種。

製藥廠是中藥廠,這上百種成藥的原材料種類,就更是繁多了。

好在楊廠長和檢驗科的負責人並不是不做人,知道況葉的工作量大,檢驗科這邊他主要是負責一部分原材料進廠的檢驗工作。

“吳工,這是這一批次的原材的檢驗報告,你看看。”況葉把最近檢驗完的報告單收攏起來,敲響了檢驗科負責人的辦公室。

“小況,這是有什麽問題?”接過報告,吳工看著況葉臉色不對,便問了一句。

“你先看看報告。”況葉沒有解釋,而是示意吳工相看報告,真實的資料才能說明問題。

“行。”見此,吳工也就翻起了報告。

辦公室此時隻有紙張翻閱的聲音,再翻看報告的時候,吳工也知道況葉臉色不對的原因。

“小況啊,我知道你剛從學校出來沒多久,看到這個的確心裏不好受,但事實是目前大部分都是這個狀況,我們廠裏已經是比較好的那一批了。”吳工在心裏嘆了口氣,有些語重心長的勸誡到。

“這一批原材料,有近三分之一的都低於標準,這樣的情況,會造成之後的成品藥效用降低,廠裏一直是知道這事的嗎?”聽到這,況葉沉默了一會兒,才問道。

“……小況,你知道現在廠裏的原材料和成品銷售其實做不了主,我們能拿到現在這些原材料,已經是廠裏效益不錯的原因。”吳工沒有正麵回答況葉的問題,但話語中也道明瞭原由。

聽到這,況葉嘆了一口氣,他也知道事實也是如此。

鐵城製藥廠,已經是冀省數一數二的中藥中藥廠了,但作為國營的製藥廠也不是沒有什麽限製。

如今製藥行業的生産都是按照計劃走的,廠裏根據計劃進行生産工作,至於原材料和成品藥的銷售,就是各級醫藥公司的事。

而醫藥公司提供的藥材,也受到計劃經營的影響。

況葉當初在九大隊的時候,教授隊員們認識草藥,再把草藥賣給收購站。

這樣的原材料來源,在醫藥公司的占比並不重。

這些産量大易采摘的草藥,品質其實大都還能保證,但另外一些需要靠統一種植的藥材就不一定了。

藥材的種植計劃劃撥到藥材種植的大隊頭上,必須按照任務完成。

之前的十來動蕩,本身就讓藥材種植行業受到非常大的影響,當時很多藥材都緊缺。

況葉那些年自製成藥,也受到了不少的影響。

而七八年之後,中央也知道全麵的計劃經濟太過僵硬,嘗試進行變革。

中藥材種植也在其中,但這是一個比較緩慢的過程。

目前藥材需求量大,為了完成計劃任務,有些地方的藥材種植盲目的擴大,引種的藥材最終的成品品質較差。

醫藥公司按照計劃收購上來的藥材,自然也有一部分是有瑕疵的。

而這些藥材還得用,因為後麵的藥廠生産得跟上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長嘆一口氣,況葉無奈的回道。吳工的態度已經表明,廠裏是清楚這事的,況葉目前人微言輕,也改變不了太多。

目前是整個大環境如此,就算廠裏能和醫藥公司交涉,拿到更好的藥材,但那些被剩下的瑕疵品還是會流向其他的製藥廠,這還涉及到鐵城製藥廠和其他製藥廠的利益之爭。

他現在能做的,就是完成自己的本職工作,盡快完善廠裏的質量管理工作。原材料上的問題暫時無法改變,那麽可以從工藝上改進。

但改進工藝這件事,也不是一蹴而就的,除了技術問題,他還得有一定的話語權才行。

就在況葉為廠裏的工作忙碌的時候,有人操心起他的個人問題。

來鐵城製藥廠這半年,作為他鄰居的蕭立飛,工作之餘還順利的戀愛結婚。

廠裏上半年就來了兩個大學生,如今一位已經名草有主,剩下的況葉自然就更加的顯眼了。

而這之前況葉沒有受到這方麵的困擾,還是因為大家摸不太清他的情況。

看模樣,況葉和蕭立飛都是二十多歲,大學這四年在京市因為物資相對充裕,況葉如今看著已經不單薄,可以算是這個年代壯實的那一批。

臉上有了肉,端正的五官,也符合這個時代的審美。

加上還是大學生,哪怕還沒轉正每個月都有六十塊左右的工資,這些加起來都是令人心動的物件。

但打聽完況葉的情況後,這些人暫時止住了腳步。

況葉是外省的,想要打聽的話,人事部門那邊比較清楚。檔案內容大都不能透露,但當初他在人事部填寫的入職表,楚紅這邊鬆了些口。

看著二十多歲的況葉,真實年齡已經三十六了!

這樣的年齡,在這個時代少有沒有成婚的,雖然入職表上的婚姻狀況寫的是未婚,但也做不得準。

要知道自從高考恢複後,許多知青通過上學回城,這其中有不少斷絕了和下鄉地點的聯係的,這裏麵就有不少是在當地組建了家庭的。

而這個時代的農村,許多人結婚都是不領結婚證的,有些在農村結過婚的知青在填寫個人資料的時候依然填寫的是未婚。

況葉的年齡也確實做不得假,所以一時間讓人摸不清低。

但半年的時間過去,廠裏的人通過長時間的觀察,或者旁敲側擊的找況葉探底,確認了他的確是未婚的狀況。

雖然年齡大點,但心動的人不少,而且他看著比實際年齡小不少呢。

最開始況葉還沒有反應過來,但在工作或者生活中,運到好幾次不熟悉女同誌特意的搭話,他也反應過來了。

個人問題這事,之前他還以為能躲過去,沒想到半年之後還是不得不麵對。

他不打算違背自己的意願,但在這樣的環境下,直接表示自己不結婚也不合適。

最終他繼續了在大學時期的作風。

做一個不解風情的直男,堅定的表示自己隻把生活重心放到事業上。有意向的人這樣三番幾次的碰壁後,自然而然的就會遠離。

現在忙碌的工作,也正好為他創造了條件。

差不多到年底的時候,況葉身邊就沒有了那些突如其來的巧合和偶遇。

他知道這樣做,會造成一些不好的影響,這半年來沒少聽到人嘀咕他有些古怪。

但工作認真,在其他的人際交往中也不掉鏈子,大家也就嘀咕幾句,感嘆一下還有這樣奇怪的小夥。

隨著年底的到來,況葉在京市的生意也有了些變化,趁著這次年假他回京市把之前堆積的事情處理了一番。

首先就是新茶品的開發已經有了成果,這一年四季茶水鋪陸續上了不少新品,如今每個季度的藥茶品種類除了常駐的兩種,還有跟隨季節變化的六種。

這樣算下來,四季茶水鋪經營的藥茶品類其中總共有二十六種。比之前的八種,翻了兩倍有餘。

藥茶種類增添,原材料供應自然也會增加,況葉之前和周衛興交代的原材料加工坊也有了眉目。

加工坊的院落,在九月初的時候落定。

為了保證穩定性,況葉最終還是選擇了買房。好在選址是在郊區,離市區比較遠,價格並不貴。

一個約兩畝的院子,他以近八千的價格拿下來。

拿下院落之後,手上的資金還有不少,加工坊的改建工作和一些裝置的進購,也在十一月的時候徹底完成。

這期間,周衛興也忙著組建加工坊的團隊。

四季茶水鋪的藥包生産,除了其中那味成藥,其實都不難,周衛興最開始想招收的也就是普通的工人,反正大都不要求有什麽技術。

況葉這邊卻有更長遠的打算,否定了這一計劃,他準備招收一些有技術的員工。

藥包的生産大部分的確相對簡單,但其中的成藥卻不一樣。其中的原材料有藥材,目前他們主要是從藥材批發門市拿。

在鐵城製藥廠待了這麽久,接觸過醫藥公司提供的藥材,他知道市麵上的藥材品質是什麽情況。

後期條件允許的情況下,他希望能有優質的原材料,哪怕是自己加工炮製也行。

醫藥公司獨家收購的局麵,也在逐步的放開,之後中藥材的買賣市場必然會鬆綁。

加工坊這邊,不僅僅是希望解決四季茶水鋪的供貨問題,他還有更大的野望。

至於有技術的員工好不好找,在這個時候還真的比較好找。

這就不得不說製藥行業這兩年的變動了。

十年動蕩間,因為監管製度空缺,有許多製藥廠在這期間開辦。相動蕩結束後,相應的監管製度恢複,這些製藥廠也麵臨大規模的整改。

這兩年,陸續有不少不合格的製藥廠被關停或者轉並。

這些製藥廠的職工,一部分被招收到另外的單位,但也有很大一部分直接待業。

這些待業的人中,也不乏真正有技術的。

況葉想招收的就是這些人。

周衛興這邊已經聯絡了一批人,況葉回京市要處理的事,就有為加工坊找技術類的負責人。

除開技術過硬,還需要能夠嚴格執行保密製度的人。

四季茶水鋪的藥包,其中的成藥,製作工藝特殊,他不希望最後被人輕易複製。

年假期間,況葉約談了好幾位有意向的人,經過一係列溝通,最終選定了兩位。

之後隨著他們的到崗,加工坊也逐步走上了正軌。

這個時候,況葉工作的鐵城製藥廠,卻又迎來了新的變化。

七九年開始試點的“利改稅”經過幾年的發酵,在八三年這一年,全國性的開展。

鐵城製藥廠自然也在改革的範圍內。

之前製藥經營的利潤上繳給國家,開支則由場鎮負責撥款。

“利改稅”之後,按照鐵城製藥廠現有的規模,屬於中大型企業,期利潤的百分五十五作為所得稅上繳,稅後的利潤還有一部分上繳給國家,留給企業支配的按照國家覈定的留利水平定。

麵對這樣的變化,有看好的,也有不看好的。

一時間人心惶惶。

況葉知道這是大勢所趨,個人無法改變,就專注於自己本身的工作。

經過一年的實習期,今年開年後,況葉通過了單位的考覈,終於轉正定級。

如今他每月的工資七十左右,工作的內容也有了些變化。

一年的時間,廠裏的質量管理工作也得到了不小的進展。他如今除了檢驗科的工作,還負責質檢員和化驗員的培訓工作。

期間還得去參加衛生局和醫藥管理局等單位組織的培訓,更進一步規範質量管理工作。

但隨著時間的推移,“利改稅”的政策還是對鐵城製藥廠,造成了一些不利的影響。

鐵城製藥廠這些年的利潤還算不錯,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,讓上邊下撥的任務越來越重。

結果按照“利改稅”的相關政策,鐵城製藥廠幹的越多,上繳的比列卻越高,一時間廠裏的生産積極性頗受打擊。

況葉負責質量管理這一塊的工作,也受到了不少影響。

還沒等這一問題解決,新的一年新的改革變化又來了。

剛剛從潭城過完年回來的況葉,就被楊廠長叫過去。一到會議室,就見到廠裏數得上名的管理層都在場。

況葉找了一個位置坐下沒多久,楊廠長就說明瞭此次召集大家開會的原由。

目前隨著經濟政策的改革,鐵城製藥廠麵臨著轉型的問題。

經由官方會議決定,鐵城製藥廠從今年開始,逐步由單純的生産型企業,轉換成生産經營型的企業。

以前鐵城製藥廠,跟隨計劃經濟的腳步,生産指令也是有政府那邊核準下撥的。

廠裏隻負責成藥的生産,楊廠長的主要工作就是抓好生産和生産安全問題。

而生産出來的成品銷售問題,則不需要廠裏操心,統一由冀省的醫藥公司負責。

但現在轉型,是企業向市場化方向轉型,逐步分離政企關係,逐步改變計劃性指令性管理,讓企業以自己為主體,獨立覈算,且自負盈虧。

這也要求,製藥廠這邊後期生産以銷售來定産量,而銷售也要以自銷為主。

聽到這,整間會議室“嗡”的一下就喧鬧起來。

習慣了按照政府給的計劃進行生産,這一變動讓很多人都不能適應。

楊廠長見此也沒急著製止,過了好一會兒,才示意與會的人安靜下來。

企業轉型,對鐵城製藥廠也不是沒有任何好處。

廠裏之後要負責成品藥的銷售,銷售部門自然要組建起來,意味有多出來的崗位。

除開銷售部門,因為企業轉型,內部的管理也將進行調整,這涉及到各方的利益。

逐步轉型能否適應,還需要時間來驗證,但擺在眼前的利益卻是能看得見的。

一場會議之後,製藥廠的人員走動多了起來。

況葉雖然已經工作兩年,但負責的工作其實更加偏技術崗,管理方麵的事他能說的不多。

因此他更加關注自己手上的工作。

在檢驗原材料的時候,他發現今年的藥材市場有了不少變化。以往緊缺的藥品,今年明顯供應充足。

察覺有異,況葉聯絡了京市的周衛興,讓他走訪一下京市的藥材市場。

一段時間後,通過周衛興傳來的訊息,在結合廠裏轉型的情況,他知道真正的大變革來了。

但變革並不一定全是好事,無法跟上變革腳步的,將被無情的碾壓在腳下。

就比如往年緊缺的藥材,在今年明顯有供大於求。

這和全麵計劃經濟,逐步轉向市場經濟息息相關。

雖然況葉已經離開觀市近六年,但他對農村的情況也是比較關注的。他大學畢業那年,農業生産體製改革,全國性的包産到戶開始。

今年的藥材市場變化的原因,主要是政府取消了藥材生産的指令性計劃。

已經包産到戶的藥農,沒有劃撥的任務,就按照市場的變化來種植藥材。

之前供應緊張的藥材,買得起好價,今年就種植的比較多。

學過供需關係的都知道,供過於求必然會價格下跌。今年藥農沒要賣到理想的價格,甚至因為低價導致大量的虧損,明年必然會縮減種植麵積,甚至幹脆轉種其他作物。

這又會造成今年供大於求的藥材,在明年供不應求。

想到這,況葉就有些頭疼,藥材市場的變化,對製藥廠的影響也許不大,雖然廠裏正在轉型,但還有政府托底。

京市的四季茶水鋪和加工坊卻體量小,很容易遭受重創。

看來他得抽時間回京市一趟才行。

買好車票,週末就回了京市一趟,況葉召集了周衛興和采購,以及加工坊的負責人。

商量起藥材原材料的問題。

加工坊已經經營一年有餘,有它的托底,四季茶水鋪在這期間也擴大不少,如今京市的門店已經有二十間門店。

經營獲得利潤自然增加了不少,就去年況葉就獲利超過十萬元。

本想今年繼續擴大經營,但察覺到危機,況葉得做一些準備。畢竟這是危機,也是機遇。

今年爛價的藥材,況葉準備用一部分資金收購,保證明年四季茶水鋪的供應。

再用一部分資金,和一部分藥農簽訂下一年的生産合同。今年爛價的藥材,如果沒有收入的保障,藥農明顯是不願意種植的。

如果能順利簽約,明年自然不會缺收益。

這些事都需要周衛興等人的配合,況葉做好計劃,實施的需要靠底下的人才行。

當然他也不會讓人白忙活,相應的待遇也提前說好。

一個週末的時間,把京市這邊的事情敲定,況葉繼續回鐵城上班。

回廠上班後,況葉發現製藥廠,今年招收不少員工,其中還有好幾名大學畢業生,廠裏是越來越熱鬧。

但人員的增加,卻並沒有讓他的工作輕鬆多少。

檢驗科的吳工退休,他的工作中心轉到了檢驗科,帶著之前培訓的員工和新來的大學生每天都忙得飛起。

九月份的時候,之前的“利改稅”又有了進一步的調整,之前造成的問題還是沒能得到解決。

時間匆匆而過,第二年況葉京市的産業獲利頗豐的同時,鐵城製藥廠這邊的成藥銷售遇冷。

不過製藥廠還沒有完全轉型,這一年的成藥銷售還是保持住了基本盤。

見此況葉提出改進生産技藝,提高成品藥的質量,以質量好為賣點佔領市場,但卻因為一係列原因受阻。

八五年的時候,製藥廠的幾款明星産品,有因為原材料價格上漲的原因,導致成本增加,甚至是産能不足,從而導致廠裏的效益下降不少。

這樣的結果況葉也沒有想到,他原本以為有政府這邊的兜底,製藥廠的原材料供應應該不是多問題,畢竟醫藥公司應該去年低價購入的藥材,應該留有庫存。

看來是他低估了,經濟變革帶來的影響。

八五年一過,改革的腳步也進一步加大,八六年鐵城製藥廠因為兩項政策的原因,人事上迎來了巨大的變化。

承包經營責任製,以及廠長經理負責製,讓鐵城製藥廠完成了轉型。

不過楊廠長,卻沒有再擔任原本的職務,而是被調任到了其他的單位。

新上任的廠長,卻不是出自的兩位副廠長中,而是空降到鐵城製藥廠的。

因為廠長的變動,廠內也掀起了站隊的問題。

廠長經理責任製,讓廠長的權利空前的擴大,也讓很多人在最開始就選擇好了站隊。

況葉並不是一個不懂世故的人,但涉及但自己的底線卻不會輕易的讓步。

他在鐵城製藥主要負責檢驗科的工作,為藥品質量把關。

也因此和新廠長産生了不少次沖突,但因為廠內的權利失衡,以及如今社會對相關改革的熱捧,況葉最終被邊緣化。

看著廠裏擴建的廠房、宿舍樓、學校,甚至還有醫院等設施,廠裏幾乎把職工的生老病死都照顧到了,一切看著是那麽繁榮。

這個時候況葉也卻也知道裏麵深藏的危機,但他已經沒有了什麽話語權,不禁有種心灰意冷的感覺。

這個時候他考慮起離開的事,八八年四月份的一則報道,更堅定了他的決心。

四月的時候,《憲法》的相關修正,明確了私營經濟的法律地位。

但辭職不是一件簡單的事,因為各方麵的原因,直到**年年初,況葉才從鐵城製藥廠離開。

看了一眼待了七年的地方,況葉幹脆利落的轉身,京市那邊還有一攤子事等著他。

四季茶水鋪和加工坊,經過這些年的發展,盈利已經相當可觀。

後麵建立的加工坊,更是超過了最初的茶水鋪。現在承擔不僅僅是給四季茶水鋪的供貨,還有其他的産品。

八四年那場差價收購,更是讓況葉把握住了機會,之後利用穩定的貨源,在藥材市場占據了小小的一席。

四年間,況葉的資産幾乎成倍的增長,讓他手中的存款已經突破百萬。

但去年七月後物價飛漲,讓他損失了不少,也讓京市的經營受到了影響。

手上的錢貶值,但底子還在,況葉如今離開了鐵城製藥廠,心力可以全部放在自己的産業上了。

不過他並不是要全麵幹涉京市的産業,隻會在大方向把控,該給周衛興他們負責的也會放手。

**年,因為八八年的物價瘋漲,政府也不得不進行幹預,讓後麵的經濟形勢有了好轉。

況葉也順著政策的變動,繼續積累資金。

因為空間的存在,加上青蘊竹、雲芝草、朱栗果、晴玲花四種靈植,他手上有不少好東西。

但想要把這些東西轉化出來推向市場,況葉準備建立自己的實驗室,這些都卻需要足夠的資金支援。

四種靈植的産量有限,加上如今藥材市場優質好藥越來越難得,想要讓後期的産品能夠占據足夠的市場,就需要解決原材料問題。

把京市的事處理的差不多後,況葉帶著藥材采購的業務員和一位技術員工,開始全國各地的跑。

想要獲得優質的原材料,其生長環境相當的重要。他準備找這些地方的當地人,和他們簽訂相關的種植合同,以便采購優質的原材料。

當然光靠這一點不行,後期資金足夠的話,他準備建立自己的藥材種植基地。

這期間,他還路過了觀市。

想到九大隊,他從去京市上學之後,因為時間的關係,就沒有再回來過,就準備去看看當初的故人。

離開這麽多年,當初的安瓊縣已經升級為市,縣城的變化也非常的大,城北的道路寬敞了許多,路旁也矗立起新修的樓房。

前往豐水公社的班車雖然換了新的,但路還是那麽的顛簸。

進入豐水場鎮,況葉看到熟悉的街道,一時間有些恍然,這裏的變化不大,彷彿還是他離開時的模樣。

不過場鎮上的人卻變了,喬書記早就在他離開不久卸任,之前的衛生院也集中搬遷到了三彙公社。

況葉很早之前其實從陳祥富寄來的信件中知道這事,附近幾個公社的衛生院合併成了醫院,醫院選址就在三彙公社。

不過況葉還是在場鎮上遇到了熟人,正是他之前教過的陳繁興。

“況老師!?”見到況葉,陳繁興顯然相當的驚訝,甚至有些不敢確認。

十多年,況葉的變化不大,如今全國各地的跑,倒是顯得更成熟了些,看著像三十多歲的人。

“繁興啊,你這是?”看到陳繁興,況葉也有些驚訝,大量了一下眼前的門市,和其裝扮,心下也為自己這個曾經學生高興。

當初九大隊的赤腳醫生,現在已經在場鎮上落腳,經營著一間診所。

確認了真的是況葉,陳繁興相當的高興。

況葉離開後,最開始他還和人有聯係,但後來卻逐漸少了,以為不會再見,沒想今天見著了。

兩人聊了許久,陳繁興見診所再無病患,就提前關門,準備帶況葉會九大隊看看,這些年他爸些年也時常唸叨人。

況葉自是非常願意,陳繁興的父親,也就是九大隊的大隊長陳慶國,那些年受了他不少照顧。

場鎮往九大隊的路,和他離開前沒多少變化,隻是之前的泥路擴寬了不少,路上留下的車輪印,顯示這有拖拉機等車輛常常經過。

九大隊這些年也有些變化,磚瓦房變多了,之前二小隊倉庫的位置,甚至有了一家小型的供銷社。

況葉的到來,引來了熟悉他的隊員,一時間讓大隊長家的院子擠滿了人。

最後在大隊長熱情的挽留下,況葉留宿了一晚才離開。

離開九大隊之後,他還去一一的拜訪了喬書記和徐醫生等人,之後就沒在豐水久留。

這趟故地重遊,況葉發現外麵的變化彷彿對九大隊沒有多少影響,包産到戶雖然讓隊員們生活改變了不少,但依然不太富足。

這也是他生活了十幾年的地方,這裏的人在那些年也對他有不少照顧,況葉準備回去想想怎麽能讓九大隊,甚至是豐水變得更好。

之後他還去拜訪了李工,他如今已經從研究所退休,不過卻也沒閑下來,在市裏的專科學院任職。

之後前往錦城的時候,也和張友歲他們聚了聚,打聽到劉醫生養老的地方也去拜訪了一次。

也許是醫生這個職業,讓劉醫生相當的會養身,已經是鮐背之年的他,如今還相當的精神。

況葉在和他聊天的時候,發現他如今的思維還相當的活躍。

看到況葉,劉醫生還說起沒能把他納入麾下的遺憾,當初況葉製作的藥品可是驚豔了他很多年。

說道這些藥品,劉醫生還問起他之後的打算,知道他準備讓那些藥品重新麵世,可謂相當的高興。

劉醫生一直遺憾天靈芝的産量,前些年軍隊找到了非常優越的環境,能讓天靈芝脫離符牌的增益正常的生長。

也因為這點,這些年況葉也才逐步停止了符牌的供應。

但如此優越的環境卻相當的少,想要擴大産量卻很難。靠況葉提供符牌,把這件事拴在個人身上,始終是軍隊不願意的。

如今況葉願意讓一些藥品重新麵世,也許會有新的解決辦法。

對於劉醫生想的這些,況葉不太清楚,但他全國各地的奔走,其實也有這個意思。

他想尋找鐘靈俊秀的地方,不僅僅是為了靈植的種植問題,還有他修行的問題。

這些年他修為也進入了瓶頸,十多年間,也才進入練氣後期,想要更進一步卻沒絲毫反應。

但他心態也算放的開,倒不如何糾結。

拜訪往劉醫生,況葉繼續自己的行程,花了近三年的時間,才考察完全國大部分地方。

在這期間,也把當初的友人一一的拜訪了一遍。

況家父母從最初不理解他離職,到發現他有足夠生活養老的底氣,也就漸漸的把心放開了。

三年間他的收獲也不小,簽訂了不少藥材種植合同,甚至還在好幾處環境特別好的地方建立了小型的藥材種植基地。

這其中九大隊算是一個例外,他根據當地的情況,列出了幾種適合當地種植且經濟效益比較好的藥材,讓人去九大隊詳談。

出於對他的信任,最開願意簽訂種植合同的人就不少,當第一批次的收入入賬後,就吸引來更多的人。

優質原材料不斷增多,也讓況葉在藥材行業打下不小的名聲,連帶這京市的加工坊進一步的擴大,如今因可以和小型的工廠媲美。

而這些,給他帶來了更多的收益。

盤算了手中的資金,況葉知道計劃已經可走下一步了。

回到京市後,他就建立了自己的實驗室,最開始把在九大隊製作的成藥轉化成具體的産能,加工坊更進一步的擴大,升級成了製藥廠。

他本身就比較注重質量方麵的管理,加上藥品本身就優於市場很多的同類産品,讓製藥廠飛速的擴張。

如此擴張的産業,惹來以不少眼紅的人,這個時候當年和軍隊結下的緣分,才讓他身邊豺狼退散。

為了保住這份産業,況葉也和軍隊展開了合作,他手上除了雲芝草,另外的三種靈植也非常的吸引人。

也因此獲得了一個強有力的護航者。

隨著實驗室出來越來越多的成果,況葉手下的産業也不僅僅隻有醫藥,還涉及到了日化行業。

他手上的晴玲花,可是修複和美白的好物,根據它的效用,加上丹修的一些傳承,在日化行業殺出了一條道。

還因為豆豆的原因,況葉當初研究過獸類的用藥,以前獸安丸一經推出,也收獲無數好評,因此獸藥製藥也插了一腳。

而就在他忙著自己的事業時,鐵城製藥廠要拍賣資産的事傳到了他的耳中。

他從鐵城製藥廠離開之後,其實也和幾位關繫好的技術員有聯係。

如今從這幾位口中得知鐵城製藥廠的近況,況葉心中也一陣唏噓。

這兩年破産倒閉的國營企業不少,下崗潮也如同颶風掃過。

就是況家大哥和大姐也受到了影響,不過因為況葉的原因,他們對私營經濟沒有偏見,早早的就主動辭職,從他這借了一筆啓動資金,開始下海經商。

如今通訊比早些年方便,經常和況家人聯係的況葉知道,況家大哥大姐生意做的不錯。

至於況家小弟和小妹,他們都是大學生,當初畢業分配的單位是學校,收入比不上哥哥姐姐,但生活也相當的不錯,且老師也是非常受人尊敬的職業。

鐵城製藥廠要拍來資産,況葉還是準備去看看。

這裏是他工作過的地方,曾經也想好好的讓它發展,要是等落得個倒閉的下場,心裏也挺不是滋味的。

空出時間,專門去了一趟鐵城,讓人詳細收集了鐵城製藥廠的情況,況葉準備嘗試拍下。

當然他也不是冤大頭,接手後對於臃腫的人員和各種不合理的負擔,也會進行裁撤。

他唯一能保障的是,給下崗的職工做一定的補償,讓他們不至於陷入北方下崗工人的境地。也願意給那些有意願的人,提供一些就業上的支援,讓他們重新找到收入來源。

結果在拍賣的時候竟然遇到了競爭對手,雙方主事人見麵才知道對方竟然是熟人。

八六年就離開的楊廠長,離開後也發展的不錯,帶著資金想要重新接手原來耗費心血的製藥廠。

兩人最後一拍即合,幹脆共同出資把鐵城製藥廠拍了下來。不過處於一些考慮,況葉並沒有占其中的大頭,正好也可以放開經營的事。

鐵城製藥廠的事了之後,況葉繼續專心實驗室的事。

千禧年,跨年之際,況葉特地回潭城和況家人一起渡過。

隨著世紀鐘聲的敲響,看著夜空中點亮的煙火,況葉和家人舉杯慶祝,同時心下也不由的感嘆。

新的世紀到來了!這是一個更加求變的時代!不準備改變, 他一個人的精力有限,之後製作藥品會占據他一定的時間,要是還自己采藥的話他精力也跟不上。之後他製作藥品的原材料,他早在前段時間就考慮過。隻有少部分由他自己采收炮製。其餘的大部分,一是去藥鋪采購, 二是從九大隊這邊購買。當然九大隊這邊的支付方式,還是按照之前商量好的來。他這邊提供成品藥,九大隊這邊給他等價的藥材。期間他需要的藥材的價值, 可能還會超過九大隊需要藥品的價格,畢竟醫療站的消耗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