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底見月 作品

第90章

    

不吃了。”他一骨碌從地上坐起,避如洪水猛獸般把塑料袋往謝鶴語方向推,“出門前吃了很多零食,吃不下了,謝老師吃吧,哈哈,哈哈。”他難得有些慌亂,語言係統活像遭到了病毒攻擊,這這那那半天,憋出來一句,“謝老師我想先回家了。”會客室的漆還沒刷完,謝鶴語對他突如其來的告別感到不解,但還是寬容道:“好。”然後他起身,提起草莓,“我送你回去。”-謝鶴語開的車停在地下室,坐電梯下行時喻聞苦口婆心地勸他不必送,甚...夢都能笑醒。”喻聞就想起謝鶴語來,謝老師也是沉悶的性格,但並不無趣,相反特別好玩。喻聞說:“我經紀人也不愛說話,但是他很可愛,他是那種,逗一下不會生氣,會特別認真地回應你,有時候腦迴路很奇怪,說話做事跟正常人不一樣,總之……正經得特別好玩。”謝嘉林說:“喲,那比我家悶葫蘆有趣多了,我家悶葫蘆小時候被逗還會哭,長大了就站在原地看著你,用臉罵人……脾氣倒是挺好,但話不多,多說兩個字我都得謝天謝地。”喻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