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笑笑 作品

高中篇完

    

push({});第 41 章除夕尚未到十二點,短短一天的時間,江致□□了男朋友,攆滾了討厭鬼,把姐姐妹妹惹惱八百次,晚上還驚天動地地出了個櫃。他隨手抓了一把沙糖桔,和姑姑姑父打了個招呼,跟在江洲身後一顛一顛地回了房間,洗掉身上的飯味後懶懶躺在床上滿懷期待地撥通宋熠陽的視訊電話。對麵不知道在幹什麽,遲遲沒有接聽。江致奇怪地摁下第二遍,等了十來秒,這纔看見男朋友帶著口罩鬼鬼祟祟躲在螢幕後麵的臉。“幹...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

高中篇完

三月,全國各大藝術院校陸陸續續開始校考,四月成績公佈,江致也算半隻腳邁入昴城大學。

沖刺班基本進入了放養狀態——該教的老師們都翻來覆去講了很多遍,再講下去就該耽誤這幫學霸們自主學習了。

李桃李趴在走廊欄杆上,一手捏著奶茶一手撐著下巴,嘴裏嘰裏咕嚕不知道在背些什麽。久違地看見江致,他眉眼一彎,笑嘻嘻道:“呦,大學生回來啦!”

跟去年九月份第一次見麵相比,江致跟這幫同學的相處輕鬆了許多。

主要是大家都聽說過校霸威脅恐嚇事件,根本不會再有想不開的人去江致麵前挑事。江致露出一個燦爛的笑,遞出手裏的東西,“吃嗎?學校門口買的。”

學校門口偶爾會有年紀大點的老人家來賣手工小零食,學生們大都心軟,看見就會買一點。江致手裏就拎著一袋小雞蛋糕。

“甜嘛?”李桃李問。

“不甜,很好吃。”

“不甜?”李桃李搖搖頭,“那我不要了,不愛吃那麽寡的甜品。”

江致欲言又止,還是忍不住說:“宋熠陽說甜食吃多了不僅會變胖變醜,還容易得心腦血管疾病,你還是少吃點吧。”

“你自己願意讓他管也就算了,”李桃李嘬了一大口全糖奶茶,“別帶我啊。”

他搖搖頭,“你們倆……”

“……沒有。”江致沒什麽底氣地反駁一句,低著頭匆匆進了教室。

春風拂麵,正是一年中最好的時光。宋熠陽照例趴在窗臺邊曬太陽,象征性地伸出一隻手蓋在眼睛上,纖長的睫毛低垂著。

“陽陽,你再給我講講這道物理。”李盛意捧著試卷轉身。

宋熠陽眼一閉裝沒聽見。

“陽陽~義父~爹!你給我講講吧,”李盛意哀求,“我不是都已經跟江致道過歉了嗎?他也原諒我了,你這個當監護人的不能那麽小心眼。”

宋熠陽嗤笑一聲,這才懶洋洋地坐好,“哪題?”

江致走到座位邊的時候,宋熠陽正黑著臉罵人,“大哥,我給你講題時的心跳時速都比你這個破車快。開這麽慢是怕被貼罰單麽?那你不如直接飆去教務處申請退學,正好還能順便去菜地收割你的腦子。”

李盛意被罵得頭都不敢擡,眼淚汪汪地說:“求你不要這麽侮辱我,我會自卑的。”

“自卑之前能跟我道個歉麽?給你講題已經屬於特危險型作業了。”宋熠陽說。

“那江致還不如我呢,你怎麽不說他?”

“他長得好看,”宋熠陽冷笑一聲,“我看見他那張帥臉就說不出重話,你行麽?”

話音剛落,課桌上就空降一袋散發著淡淡甜味的小雞蛋糕。

宋熠陽:“……”

他尷尬地渾身僵直。

李盛意含淚抓了一把大,邊吃邊說:“也沒多帥啊。”

“不帥嗎?”江致坐下問,“應該是帥的吧,畢竟連宋熠陽都說帥。”

宋熠陽兩眼一黑,不願承認地轉過頭,甩給江致一個涼颼颼的背影。

“別氣。”江致輕輕拍拍宋熠陽的背,順便看了眼李盛意的試卷。

他還記得上學期李盛意說他那事呢,當時他確實很差勁,所以後來裝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鴕鳥。但現在不一樣了,他的成績已經能排在年級中遊、甚至還有一張昴大音樂學院的錄取通知書。

江致有些故意地挑眉,“你這題居然錯了?這道不難啊,宋熠陽上學期就教過我這種題型了,你的學習搭子沒教你嗎?哦對你沒有學習搭子,可是宋熠陽是我的,他隻教我欸。”

李盛意:“……”

小人得誌!

絕對是小人得誌!

同桌得瑟的腦袋亂搖,也不知是哪句話取悅了宋熠陽,他抿唇一笑,轉過身大發慈悲道:“拿來,我再教你最後一遍。”

江致說是這麽說,還是認真地跟著李盛意聽了一遍。

因為江致的加入,宋熠陽的聲音不自覺低了點,也更加柔和了點。

李盛意心情複雜地聽完,眼神在眼前兩人身上流轉,最後莫名嘆了口氣,搖頭道:“你們倆……”

他自覺心理受到了創傷,且確實遭到了不平等對待,為了宣揚自己不為成績屈服的獨立人格,李盛意搶走了宋熠陽桌上的小蛋糕。

宋熠陽:無語。

“沒事,我明天再給你買。”江致安慰道。

宋熠陽點點頭,問了關於昴大的事,“有老師預測你們專業的文化分嗎?”

“變化應該不會太大,去年是440,今年應該也差不多,”江致活動一下脖子,“哎呀,我還多出一百來分呢,怎麽辦?會不會有點過於優秀了?”

“是啊,怎麽辦呢?”宋熠陽苦惱地皺起眉頭,“你已經是大學生了,可我還沒著落呢,怎麽辦?萬一我沒考好……”

“不可能!不會!不存在!”江致神色一正,嚴肅地打斷,“不許胡說!”

宋熠陽忍俊不禁,順從地點頭,“好好好,不說不說。”

兩人的關係完全顛倒過來,變成了江致在學習之餘緊張兮兮地監督宋熠陽的成績、心理和健康狀況。

實際上他完全多慮了,以宋熠陽對知識點的掌握情況,隻要不是突然被外星人洗腦或者不小心吃掉答題卡,就不可能考差。

但顯然,宋熠陽沒打算跟他多說。他很喜歡江致為他緊張的樣子,整顆心都撲在他身上,一點風吹草動都會機警地豎起耳朵,就像……

作為藝考成功的慶祝,也是錯過生日的不償,葉荷華給江致抱回來一隻乖巧可愛的薩摩耶。

小小一隻,還不到兩個月,嘴邊一圈粉粉的胎毛,整隻狗肉嘟嘟的,抱在懷裏像顆膩滑的小果凍。

薩摩耶是江致的心理醫生推薦的陪伴犬,溫順可愛。江致的精神狀態明顯轉好,不會因為寵物的粘人而煩躁不安,很適合讓江致在學習之餘用來放鬆。

江致意外地摟著小耶耶,揉揉耳朵捏捏小爪,欣喜地問:“怎麽會突然給我買一隻小狗?我好喜歡。”

“你喜歡就好,”看著再次變得開朗陽光的兒子,葉荷華欣喜地想哭,“它以後就是你的小跟班了,你要照顧好它,知道嗎?”

“知道,”江致舉起耶耶晃了晃,怎麽看怎麽疼惜,“它好可愛!”

“你給它取個名字,再喂點吃的吧。”葉荷華說。

江致抱著耶耶苦思冥想,暫時想不到好名字。他從狗糧袋子裏掏了一顆出來喂給耶耶,“叫什麽好呢?”

耶耶嚶了一聲,舔著江致的手心把狗糧吃了。

沒吃夠,他用小乳牙啃了啃江致的手指,砸吧上麵的味道。

“不可以咬人,”江致故作低沉,“再咬就不給吃了!”

耶耶委屈地擡眼看他。

江致說:“不許咬人!”

也不知有沒有聽懂,耶耶討好地蹭了蹭江致的手心。

江致的心一下子就化了,哪還捨得苛責小耶,夾著聲音說:“狗狗乖,獎勵乖狗狗一顆小狗糧。”

說罷,掏了個狗糧塞進耶耶嘴裏。

耶耶嘎嘣嘎嘣地嚼。

突然,江致手上的動作頓了一下。

他記得一件事。

從上學期到現在,他每次考試進步,都會得到一顆獎勵的奶糖。

所以奶糖其實是他的狗糧嗎?

江致低頭看了看耶耶。

耶耶天真無邪地跟他對視。

他養耶耶,宋熠陽養他?

他是宋熠陽的……狗。

想著想著,江致突然有些臉紅,隨即一本正經地告訴耶耶,“你這傻孩子,跟了我以後,可就低人兩等了。”

想明白以後,江致再看向宋熠陽的眼神就多了些別樣的情緒。

李盛意再來問題,江致就緊張地攔下,“我看看,我來教你。”

“……你沒事吧大哥,”李盛意不耐煩地翻了個白眼,“總分550而已,不知道的以為你宋江致呢,起開,別耽誤哥考大學。”

江致委屈地縮在座位上,眼巴巴地盯著宋熠陽給李盛意講題的動作,生怕宋熠陽從兜裏掏出一顆糖遞給李盛意。

宋熠陽有點搞不懂他,哄走李盛意,不太確定地問:“你看什麽呢?”

江致小聲問:“你有糖嗎?”

宋熠陽奇怪地從口袋裏掏出一顆奶糖。

“還有嗎?”

宋熠陽又掏出來一顆。

江致覺得這樣太慢了,伸手摁在校服口袋兩側,右手拍了拍口袋裏凸起的地方,“這裏還有。”

莫名其妙地把糖都拿出來,宋熠陽遞到江致手邊,“想吃糖?都給你。”

江致接過,但是沒吃。低頭仔細數清個數,然後重新塞回宋熠陽的口袋裏,神情哀怨地看了他一眼。

“你……怎麽了?”宋熠陽困惑道。

“沒事,”江致兀自搖頭,把口袋摁嚴實,委婉地提示,“一人……不養二狗。”

宋熠陽:“?”

他伸手摸上江致的額頭,“快考試了,你可別給我在這時候發病。”

“我沒發病!我……”江致欲言又止,氣呼呼地拂下宋熠陽的手,“你不聽我的就算了,隨便你,我也不是很在意,笑死了誰家十八歲大男孩天天吃奶糖啊,真是無語明明是我的糖憑什麽給別人……”

宋熠陽:“?”

狗叫什麽?

翌日,柳樟轉身問題。

正趴在桌上發呆的江致緊張地偷瞄。

宋熠陽憋著笑,一板一眼道:“你去問李桃李吧,我已經不想再給別人講題了。”

突聞噩耗,柳樟先是一愣。

再是憤怒地揪住李盛意的衣領,“你小子又怎麽得罪我爹了?還連累我問不了題!我跟你拚了!”

江致安心地收回視線。

留意到江致的小動作,宋熠陽忍俊不禁,趴在桌上跟江致麵對麵,用口型問:“高興了?”

小心思被抓包,江致臉一紅,又霸道地點頭。

高興得要死!

緊張忙碌的高中生活即將進入尾聲,六月四號晚自習結束,一中所有學生全體離校,校園裏隨處可見抱著書本往宿舍或大門走的學生。

江致懷裏抱著宋熠陽的筆記,再次確認,“真的給我嗎?那你怎麽辦?”

“你擔心我考不好呀?”宋熠陽一笑,“我看書就行了,世界上最好的複習資料就是課本。”

“那我就拿走了,”江致說,依依不捨地看著宋熠陽,“考完試要不要見麵?”

“都行,”宋熠陽垂下眼皮,“你想見我的話,隨時都能給我打電話。”

“暑假沒有計劃嗎?”

“暫時沒有。”

江致一笑。

宋熠陽也跟著笑。

大門口有三五成群互相打氣加油的學生,大家把手搭在一起,互相抱著。

江致看了眼,又問:“我們要不要也抱一下?”

“你想抱嗎?”宋熠陽笑盈盈地看著他。

江致幹澀道:“想。”

“想抱就抱,”宋熠陽輕描淡寫地摟住他,“這種事情不用問我。”

摟著筆記的手輕微顫抖,半晌,堅定地擡起箍住懷裏細瘦的腰,另一手扶住宋熠陽的後腦,得寸進尺地蹭了蹭他的肩窩。

他們像千千萬萬的普通人一樣,在萬衆矚目下恣意擁抱。

宋熠陽環住他的脖子,輕聲道:“高考加油。”

高考那兩天的溫度很合適,考點前有誌願者分發礦泉水和黑筆,執勤警察時刻關注考點秩序,大門兩邊各停一輛救護車,醫生們低聲交談,“今年的學生們素質都還不錯,咱們應該派不上什麽用場。”

宋佑澄翹了課化了妝,捧著向日葵在門口等。宋玉山一邊給閨女扇扇子一邊說:“無論如何也不能隨意翹課……”

蘭嘉榮不太擔心宋熠陽的成績,但周圍氣氛緊張,她難免落俗,焦慮地看著校門的方向。

“孩子們要等會兒才能結束呢,”一襲淺綠旗袍的葉荷華給她遞了瓶水,“你別著急。”

“謝謝,”蘭嘉榮輕嘆一聲,不知不覺跟葉荷華聊了起來,“高考嘛,哪有不著急的。”

“您家孩子平時能考多少分啊?”葉荷華問。

蘭嘉榮怕正常說會讓葉荷華在心裏吐槽,盡量說了個中規中矩的分數,“六百多吧。”

“那您家小孩成績挺不錯啊,”葉荷華明顯放鬆了下來,往蘭嘉榮旁邊湊了湊,“我才擔心呢,我兒子是藝術生,成績也不算太穩定。”

“您家能考多少分啊?”

“也就五百多,聽他說都是同桌一題一題花了一年時間教出來的,我跟孩子爸爸還打算成績出來後去拜訪感謝呢。”葉荷華說。

“那您家小孩真是遇到好人了,”蘭嘉榮說,“多走動走動也好,這種關係的同桌,這輩子估計都找不到第二個。讓孩子們多來往,受益終生啊。”

“誰說不是呢……”

高考結束就是緊張的等分,誌願填報,收取錄取通知書。

江致是外籍考生,錄取通知書直接寄到家裏。

拆開快遞見到那張深藍色通知書的瞬間,江致來不及跟父母分享,抓著通知書幾步沖出家門。

七月的香樟樹在路邊灑下墨綠的影子,陽光投過枝椏,在少年飛揚的身影上灑下斑駁的光點。

一口氣跑到宋熠陽家門前,江致隔著別墅院門朝裏麵喊:“宋熠陽!”

三樓小窗應聲而開,宋熠陽趴在窗邊笑著應,“幹什麽?”

江致睜大眼睛問:“你說的,彈琴給我聽,還作數嗎?”

“當然啦,你想聽什麽?”

“我要聽——”江致驕傲地舉起手裏的錄取通知書,一聲大過一聲,從胸腔裏吶喊出來。

“婚!禮!進!行!曲!”

宋熠陽噗呲一笑。

江致放低聲音,接著問:“可以嗎?”

急促的呼吸,滾動的汗珠,起伏的胸膛,亮閃閃的眼睛盛滿渴求和愛戀。肉眼可見的緊張,絲毫不顯半點退縮。

少年直白熱烈的情誼永不藏匿。

“可以,”宋熠陽笑著點頭,聲音不大,擲地有聲,“當然可以。”

答應你的,我都會做到。

【全文完】。他沒太在意,隨手刪掉,擡眼繼續跟江致聊天。實驗結束已逾九點,江致拎著包在教學樓外等男朋友。李盛意和柳樟“呦呦”的調侃兩聲,把學霸大佬惹得臉紅後才笑嘻嘻地跑掉。跟高中生一樣。宋熠陽單肩揹包緩步走過去,“等這麽久?下次別等了,多浪費時間。”“等你怎麽能算浪費時間?”江致接過他的包,彎著眼睛說,“我等你的時候收獲了幸福、期待、憧憬,而且我覺得等你下課這件事超浪漫的。”宋熠陽剛想說浪漫個屁,話到嘴邊被強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