☆46.大結局

    

爸今年上半年,能夠讓挽清的銷售額同比增長百分之三十,我隻做到了百分之二十五。”“你沒有做到,的確是你的問題,我和你爸爸,都對你寄予厚望,你可不要讓我們失望啊!”劉苑站在溫恭華身後,給他捏了捏肩。這句話,溫清蕪從小到大聽到過很多次,可是無論她做得多好,她從來沒有聽到過誇獎。但是做得不好,等待她的卻是疾風驟雨。溫恭華的眉眼間蘊著化不開的怒氣,“我們家就隻有你一個繼承人,你做不好,就是給我們家丟臉,但凡...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

大結局

虞晚棠愣愣地看著溫清蕪,心中莫名在想,她從小養到大的玫瑰會是什麽性格

是和她一樣嬌生慣養嗎

還是和她完全不一樣,是個性格內斂學習優秀從不貪玩的人。

虞晚棠也不知道為什麽會這樣,本來她很討厭那個人的,最後卻隻能看著她,希望她送自己回家。

她是一個很怕黑的人,所以走夜路的時候,總是要別人陪著她,汪婉瑩和錢姳都不知道跑去哪了,她身邊隻有這個人。

站在熱氣騰騰的小吃攤前,手中端著剛做好的小吃,虞晚棠不時偷瞄溫清蕪,略顯侷促。

“我送你回家!”溫清蕪忽然開口。

虞晚棠詫異地望向溫清蕪,她怎麽知道自己在想什麽

路燈下,兩個人的影子拉得很長,溫清蕪和虞晚棠並肩走在燈影裏,虞晚棠的性子一向活潑,今晚卻異常沉默,溫清蕪心裏想著那個總喚自己清蕪姐姐的虞晚棠,也不知道說什麽,以至於兩人一路無話,直到虞晚棠回到家,虞晚棠才恍惚意識到,她從沒說過她家在哪她怎麽知道的這麽清楚

這個人真的好奇怪啊!

虞晚棠不自覺地對那個人産生了好奇心,一番打聽下來才知道,她是隔壁國際學校的學生,從進入高中以來,一直都是全校第一。

還真是和她完全不同的人。

其他人還告訴她,那人一向獨來獨往,私底下沒有任何交際,永遠都冷著一張臉。

從來沒見她有什麽朋友之類的。

更不可能有什麽從小養到大的玫瑰。

虞晚棠心裏隻覺得自己被騙了,如果那人從此在她麵前消失也就罷了,她也懶得追究了,可是無論她去哪,都能看到她,這人好像是真的在跟蹤自己。

這一日,她和汪婉瑩還有錢姳一起逛商場,逛完商場後,三人分道揚鑣,虞晚棠提著大包小包,坐上自己家的蘭博基尼。

為了躲避溫清蕪的跟蹤,虞晚棠這幾日出去玩,都是讓司機接自己,虞晚棠透過車窗環顧四周,那人好像沒在,虞晚棠鬆了一口氣。

雖然溫清蕪的確是天之驕女,可是被這樣的人跟蹤,虞晚棠還是會覺得不舒服。

她和溫清蕪完全是兩條平行線,也不知道她為什麽會盯上自己。

虞晚棠朝坐在駕駛座的司機說道: “王阿姨,我們走吧!”

正在這時,有人敲了敲車窗,虞晚棠擡眸,對上溫清蕪焦急的眼眸, “你的……”

溫清蕪的話完沒說還,就被虞晚棠打斷,虞晚棠開啟車門,站在溫清蕪麵前,眼神冷漠, “你答應過我,不會出現在我麵前,為什麽不作數”

“我……控製不住自己……”溫清蕪想過不再出現在她麵前,可是根本沒辦法,隻要一靜下來,她的腦子裏全是虞晚棠。

“你能不能別再騷擾我了,我真的不認識你,還有,我已經查過了,什麽玫瑰都是假的,我不知道你編造一個所謂的玫瑰騙我,是何居心,我隻希望你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,我有好朋友,有自己的生活,我的人生不需要你的參與。”虞晚棠望著溫清蕪,神情不耐。

虞晚棠說的每一句話都像是在溫清蕪的心髒上劃刀子,溫清蕪僵在原地,嘴唇發白,臉現痛苦之色,半晌,溫清蕪才說出一句話, “你的東西落在了商場。”

虞晚棠接過溫清蕪遞上來的東西,怔住。

再擡眼,溫清蕪已經離開了她的視線。

後來,她無論去哪玩,都沒有看到溫清蕪的身影,虞晚棠心想,那人應該是不會再來騷擾自己了,莫名的,虞晚棠的心空落落的,其實那人除了機場那一回的冒犯,好像沒有傷害過她。

虞晚棠抱緊手邊的抱枕,不管了,反正她和那人以後也沒有交集了,虞晚棠閉上眼眸,進入夢鄉。

次日,虞晚棠睜開眼睛,眼中湧動著複雜的情緒,她垂眸看著懷裏的抱枕,揉了揉, “手感不太好,還是溫清蕪牌抱枕更舒服。”

溫清蕪瞞著父親,獨自一人去了一趟寺廟,寺廟裏香煙繚繞,香客衆多,溫清蕪跪在蒲團上,手持三炷香,對著寺廟裏的金像,默默許下一個心願。

許願之後,一般都要把手中的香插入香爐當中,誰知天公不作美,溫清蕪剛把那三炷香插入香爐中,大雨就傾盆而下,將那三炷香澆滅。

溫清蕪站在雨中,任由大雨淋濕她的衣裳,她的嘴角扯出一個苦澀的微笑。

原來上天不願成全她。

“欸,你是傻子嗎怎麽不躲雨啊!”一個中年婦女跑到寺廟的屋簷下,朝她喊。

溫清蕪彷彿沒有聽見她的話,失魂落魄地往前走,廟門的門檻很高,把溫清蕪堵在了門口,溫清蕪身子僵住,神情蒼白而寂寥,過了會兒,溫清蕪下定了某種決心,邁開腿,跨過門檻。

溫清蕪站在虞晚棠家門外,等著虞晚棠出來,要離開這個世界了,所以她想最後再看虞晚棠一眼,一眼就好。

誰知沒有看見虞晚棠,卻看見了金秀美,金秀美拿著美容儀,氣勢洶洶地走到溫清蕪麵前。

“你就是一直跟蹤我女兒的那個人奉勸你趕緊離開我家,否則我們就報警了!”金秀美的臉因為生氣而漲紅,她聽女兒說的時候,氣得想沖過去打這人一頓,但是被女兒阻止了,說這人現在已經不來騷擾她了,現在怎麽又來了!

溫清蕪一動不動,任由金秀美用美容儀打她, “您讓我再見她一麵,一麵就好。”

“滾滾滾!你是不是聽不懂人話,我們家不歡迎你!”金秀美憤怒地說。

正在這時,一輛蘭博基尼停在兩人麵前,虞晚棠開啟車門,含著笑下車,她穿著一件紅色短裙,露出筆直細長的兩條腿,頭發由紅色染回了黑色,而且燙成了波浪式卷發。

虞晚棠飛奔向溫清蕪,她緊緊抱住她,在她耳邊輕聲道: “清蕪姐姐,你的玫瑰回來了!”

溫清蕪揚起嘴角,回抱住她,手中的那盒藥片悄然滾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這本書到此就完結了,之後會不定時更新番外,大結局是真的卡,可能讀者看不出來吧,畢竟隻有兩千字,但真的卡到我了。

其實想說的挺多的,這本書在寫的過程中,我跟其他作者討論一下了作精這個人設,結果發現我們對作精的認知不同,這也導致可能有些人會認為我寫的這個主角不夠作,但我心中的作精人設就是足夠自信足夠有底氣,才會作。我寫一個人物,我覺得她一定要有讓人愛上的理由。當然了,我的這個觀點不一定是對的,尤其對於寫小說而言,我逐漸意識到一個好看的故事其實有時不能用現實邏輯去寫,而且cp的好磕程度有時並不是由一個人多完美多優秀決定的,所以我決定去寫《以身飼犬》這種不完美的主角的小說,本來想把文案提前搞出來,放到這裏,結果沒搞好,汗顏……

可能絕美作精這本小說在別人眼裏有很多缺點吧,我自己在寫的過程中也發現了自己很多的不足,但我還是很喜歡虞晚棠和溫清蕪,非常非常喜歡,就是那種別人覺得自家孩子不好,但在我心裏,她是我的孩子,就是天下第一好的那種感覺,順便透個底,目前為止我這本書掙了不到90塊錢,寫小說這件事真的全憑熱愛,實話實說,幹啥都比寫小說賺錢,當然,也不是誰寫都不賺錢,金字塔頂端的就能賺很多,糊糊作者就是碼字民工,付出和收獲完全不成正比,甚至可能還收獲一堆負評,但誰讓我愛寫呢!雖然寫得慢,但確實很愛,我覺得一件事,你隻有真心愛做,才能在別人辱罵你,攻擊你,什麽也得不到的情況下,繼續堅持,因為人生其實就是這樣,得不到纔是人生常態,甚至你做了有時候還不如不做,所以不能過分追求結果,其實以前我還夢想著有很多很多人喜歡我寫的小說,現在就不幻想這件事了,因為我發現除了那些特別優秀特別火的作品,一本資料不咋好的小說,大部分讀者都會看了就忘,也不會有多愛,更別說二創了,真正愛這些角色,始終記得她們的,可能隻有作者本人了,溫清蕪和虞晚棠,我會永遠記得你們的,愛你們的媽媽留。

這本之後的寫作規劃是,寫月神歸來,然後寫以身飼犬,如果以身飼犬資料比較好的話,就寫女主是騙子的一本小說,這個騙子女主是我特別想寫的一本,但是世界觀特別宏大,我害怕hold不住,所以打算多練幾本再寫,資料好的話就代表練成功了,資料不好,就代表還得再練練,哈哈哈哈。刷到以老同學的身份,造謠她交了多少多少個男朋友,說她特別蠻橫,經常欺負別人,說得繪聲繪色,虞晚棠的眼淚頓時滑落下來,能不能別空口無憑汙衊她啊!一個黑料是真的,所有黑料就一定是真的嗎?酒喝多了的結果就是虞晚棠的膽子也大了不少,從沒開過直播的她點開那個app上的直播按鈕,抱著懷裏的鉑金包,眼神迷離地盯著鏡頭裏的自己,那些因為她的黑料討厭她的人頓時湧入,“太妹,幹過那麽多惡臭的事情怎麽有臉開直播啊!”“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