啵啵嘰 作品

擺攤三十四天

    

有螺螄。六月底的河水被太陽曬得暖暖和和,兩人脫下鞋子,捲起褲腿下水摸魚。這邊人應該不怎麽吃螺螄,魚蝦沒怎麽看著,螺螄倒是一片一片的。葉瑜摸了幾個給葉梓看,告訴他不要撿錯了,兩個人摸螺螄速度很快。沒半個時辰,小背簍就裝了多半。又摸了一會兒,葉瑜估摸著差不多,就帶著葉梓回去了。到家後,葉瑜找了大木盆,把螺螄放進去,加入清水,滴幾滴油,放置一夜,讓它吐泥。把收拾幹淨的豬大腸和豬耳朵放進鍋裏,加上他在現代...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

擺攤三十四天

半年後,沈清逸打敗匈奴,與其簽訂了三十年的停戰協議。等處理完一切,沈清逸帶著大軍班師回朝。

一個多月後,沈清逸等人到達京城,他安頓好將士們,就急沖沖往皇宮趕。

剛到他的寢宮門口,就傳來一陣陣嘈雜聲,其中還摻雜著哥兒的痛呼聲和嬰兒的啼哭聲。

沈清逸沖進去喊道:“瑜兒,你怎麽了,阿麽,這是怎麽了。”

艾雨青看見兒子,一陣喜悅,按捺住激動的心情,對他說道:“傻小子,這是你夫郎在裏麵給你生娃娃呢。”

沈清逸聽完,沒有任何猶豫,拔腿就往裏麵沖,攔都攔不住。

“哎,逸兒,你不能進去,會沖撞……”艾雨青話音還未落,沈清逸就已經沖了進去,他見狀搖搖頭道:“算了,進去就進去,正好看看夫郎生産的辛苦,以後才會體諒夫郎的不易。”

顧君樾抱著自家哥兒在旁邊點頭,他家歡兒生産,他可是全程都陪著的,小舅子肯定也可以。阿麽說的對,漢子就得知道夫郎生産的辛苦,省得一些漢子還以為夫郎生孩子十分簡單。生孩子可是過鬼門關,哪有那麽容易。

沈清雲也記在心中,以後他要是有了哥兒,等他家哥兒生産時,他也要進去陪著,不讓他獨自一人麵對生産的痛苦。

沈清逸再急,也換了一身新衣服進去,他身上這件髒的不成樣子,會帶細菌進去,為了葉瑜安全,他不敢馬虎。

一進産房,沈清逸就看見葉瑜滿臉汗水,夾雜著淚水,躺在床上為他生孩子。

沈清逸眼淚瞬間湧上眼眶,他受再重的傷也沒流過淚,可看見他最愛的人拿命給他生孩子,眼淚就控製不住。

沈清逸快步走到床邊,抓住葉瑜的手,“老婆,我回來了,我來陪你了。”

葉瑜疼得已經分不清周圍,忽然聽到熟悉的聲音,尋著聲音,看到床邊的沈清逸,無力地罵道:“你就知道爽,老子要疼死了,我再也不生了,為什麽爽的是你,疼得是我,混蛋。”

沈清逸點頭,全部認下,“是是是,我是混蛋,咱們生完這個就不生了,等你生完,我就去找太醫開絕育藥,再也不讓你生了。”

等小兩口說完,接生嬤嬤說道:“王君,加把勁,已經看到頭了,再使點勁,要出來了。”

一刻鐘後,一聲啼哭從屋裏傳來,沈家人都鬆了口氣。

接生嬤嬤收拾好小皇孫,就出去給皇上道喜:“恭喜陛下,恭喜貴君,王君生了個小皇孫。”

沈念開口道:“劉有才,吩咐下去,都有賞。”“謝陛下隆恩。”

慶豐二十八年,□□退位,傳位於太子,同年改國號為慶元。

次年,慶元帝下江南時,偶遇一哥兒,心生喜愛,二人兩情相悅,慶元帝將其帶回宮中,封為皇貴君。

慶元帝和他父皇一樣,一生隻皇貴君一人,皇貴君為慶元帝生下兩兒一哥兒。

慶元帝在位幾十年,實行均田製,租庸調變;開鑿大運河,促進發展;鼓勵商業,發展農業。

百姓在慶元帝的治理下,安居樂業,大慶國一片繁華景象,一直持續到幾百年後。,“我兒,你真的擔心死阿麽了。”沈清逸安慰他阿麽道:“阿麽,您注意身體,孩兒沒事。”“皇兒,讓太醫再看看,阿麽好放心。”皇貴君和沈清逸說完,吩咐太醫道:“太醫,過來給皇兒看看。”候在一旁的太醫上前診脈,診完脈,太醫回稟道:“回貴君,安王的脈象從容和緩,節律一致,脈力均勻,身體已無大礙。”“退下吧。”皇貴君招招手,讓太醫退下。“逸兒,你皇叔說你們在燕回山中了山匪的埋伏,山匪人數太多,他死裏逃生,沒能...